另一方面,“金融”助推“绿色”,结果如下:

从绝对关联度来看,我国绿色信贷占比的存量水平与第三产业占GDP比重的存量水平最为相关,与第一、二产业的关联度较为微弱;从相对关联度来看,我国绿色信贷占比的变动速率与第三产业占GDP比重的变动速率最为相关,与第一、二产业的关联度较为微弱;从综合关联度来看,我国绿色信贷占比与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关联性最强、最为显著,与第一、二产业的关联性微弱、不显著,相比于“三去一降一补”、“国企改革”等改革内容,绿色金融在供给侧改革中的作用尚未得到重视,值得深入洞察。
  

在我国经济遭遇“三期叠加”,总体L形走势短期难以扭转的背景下,绿色金融直击经济发展关键节点,为诸多重要战略提供了高效政策工具,将产生全局性、多层次的积极作用。比如,绿色金融将有效优化生产要素的供给结构,削减传统产业过剩产能,促进新兴产业加速发展。

□程 实

实证研究证明,绿色金融正在对我国经济产生全局性、多层次的积极影响,并成为供给侧改革的重要内容与发力点。

“绿色金融”包含“绿色”与“金融”的双向互动。一方面,“绿色”巩固“金融”。通过将自然资本引入金融决策,正确评估和处置环境因素引致的系统性风险,从而维持金融系统的繁荣与稳定。另一方面,“金融”助推“绿色”。通过发展绿色金融产品和绿色金融市场,打破节能环保型经济的增长瓶颈,助推经济转型升级。就理论逻辑而言,绿色金融推动经济转型升级主要由“引导效应”和“挤出效应”共同实现:

第一,资源配置产生“引导效应”。利用价格手段,绿色金融产品改变了不同行业的融资成本、方式与便利性,从而引导金融资本配置到绿色环保的服务型行业,打破绿色产业收益低、融资难的发展瓶颈。例如,根据2012年发布的《绿色信贷指引》,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需加大对绿色经济、低碳经济、循环经济的信贷支持,控制落后产能信贷投放。据中国银行业协会统计,2014年中国21家主要银行绿色信贷余额已逾6万亿元,贷款所支持的项目年节约标准煤亿吨,节水亿吨,减排二氧化碳4亿吨。

第二,资产定价产生“挤出效应”。根据公共经济学原理,自然资源具有公共品属性,使用自然资源会产生负外部性。但是,当前市场条件下,使用者无需为负外部性付费,因而导致了过度消耗、过度污染的倾向。借助于金融交易的资产定价功能,绿色金融市场能够实现负外部性的内部化,将环境成本纳入资源价格。资源价格的上升将迫使要素生产率低下、环境成本高企的部分第一、第二产业缩减规模、退出市常例如,在碳排放市场中,碳排放权不再免费,而是被合理定价。低效率、高排放企业被迫以昂贵的成本购买碳排放权,因而逐渐被高效率、低排放的竞争对手淘汰。

绿色金融在我国刚刚兴起,制度尚在跟进,体系还未稳定。从计量学角度,绿色金融与中国经济的关系是典型的“少样本、贫信息”的灰色系统,建立回归模型难度较大、误差较多。因此,笔者采用灰色关联动态分析,以求在有限样本下发掘数据规律。研究中,以绿色信贷余额占总信贷余额的比例衡量中国绿色金融的发展水平,以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衡量我国产业结构。通过灰色关联动态分析,依次测算2004年至2014年我国绿色信贷占比与第一、二、三产业GDP占比的灰色关联度。结果如下:

从绝对关联度来看,我国绿色信贷占比的存量水平与第三产业占GDP比重的存量水平最为相关,与第一、二产业的关联度较为微弱;从相对关联度来看,我国绿色信贷占比的变动速率与第三产业占GDP比重的变动速率最为相关,与第一、二产业的关联度较为微弱;从综合关联度来看,我国绿色信贷占比与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关联性最强、最为显著,与第一、二产业的关联性微弱、不显著。

以上实证结果,表明绿色金融的发展显著优化了我国产业结构,使金融资源脱离高消耗、高污染、高资源依赖的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流向低消耗、低污染的第三产业,从而使中国经济向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方向发展,并降低对环境风险的暴露程度。这也证明,发展绿色金融能提高第三产业占比,推动经济转型升级。

在我国经济遭遇“三期叠加”,总体L形走势短期难以扭转的背景下,绿色金融直击经济发展的关键节点,为诸多重要战略提供了高效的政策工具,将产生全局性、多层次的积极作用。

虽然近年来增长迅速,但我国第三产业依然具有充裕的发展空间。2015年,美国第三产业GDP占比高达%,同期我国的数据为%,仅与美国1969年水平相当。可见,我国第三产业在稳定增长、促进改革、吸纳就业等方面的作用尚未充分发挥。绿色金融产品能利用资本市场规则,高效、准确地调整资本流向,将更多金融资本配置给低消耗、低污染、低资源依赖的第三产业,从而提高第三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占比,优化中国经济结构。

经过长期粗放式发展,我国人口、土地、自然资源红利已消耗殆尽,提升全要素生产率、提高单位要素产值将成为新的增长动力。学术研究表明,2008年至今,中国第三产业的全要素生产率不仅大幅超越第一、第二产业,其同比增速也在三大产业中居于首位。因此,通过提高第三产业占比,绿色金融有助于提升我国经济全要素生产率,在“新常态”下为经济注入新活力。

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将绿色发展作为关系中国发展全局的一个重要理念。“十三五”将成为实践这一理念的关键时期。在绿色金融的框架下,政府监管与市场激励得以合理搭配,制度设计和资源配置得以妥善协调,环境利益与经济效益得以有效统一,从而为绿色发展理念提供了切实的落地途径。

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欲优化产品的供给结构,须先优化要素的供给结构。通过绿色金融产品,资本要素供给向环保节能行业倾斜。通过绿色金融市场,资源要素供给向高效率、低污染行业倾斜。因此,绿色金融将有效优化生产要素的供给结构,削减传统产业的过剩产能,促进新兴产业的加速发展。目前,绿色金融已写入“十三五”规划纲要,并且成为今年G20会议重要议题,这一实质性发力点即将形成。相比于“三去一降一补”、“国企改革”等改革内容,绿色金融在供给侧改革中的作用尚未得到重视,值得深入洞察。

欲知更多股市机会,速速号:股市机会情报
  就理论逻辑而言,绿色金融推动经济转型升级主要由“引导效应”和“挤出效应”共同实现:

第一,资源配置产生“引导效应”,例如,根据2012年发布的《绿色信贷指引》,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需加大对绿色经济、低碳经济、循环经济的信贷支持,控制落后产能信贷投放,

以上实证结果,表明绿色金融的发展显著优化了我国产业结构,使金融资源脱离高消耗、高污染、高资源依赖的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流向低消耗、低污染的第三产业,从而使中国经济向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方向发展,并降低对环境风险的暴露程度,学术研究表明,2008年至今,中国第三产业的全要素生产率不仅大幅超越第一、第二产业,其同比增速也在三大产业中居于首位。

  李河君在演讲中提及他要特别感谢国家和相关部门以及各界朋友在关键时刻给予汉能的支持,

很多人对我的创业很关心,今天我愿在此与大家分享,开始做小水电,到中型水电站,再到特大型水电站。
  

7月2日,“汉能移动能源战略成果暨太阳能全动力汽车发布会”在北京举行。这场吸引了4000多人的大型发布会上,汉能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河君做了一场主题为《携梦前行》的演讲。李河君在演讲中提及他要特别感谢国家和相关部门以及各界朋友在关键时刻给予汉能的支持。今后,不论汉能遇到多大困难,任何事情都挡不住汉能为梦想而战的步伐。与此同时,李河君也表示不论他遇到多少困难,都不会放弃梦想,“我将永远携梦前行”。

以下为李河君在“汉能移动能源战略成果暨太阳能全动力汽车发布会”上的讲话全文。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同事,媒体界的朋友们:

大家好!欢迎大家前来参加今天的发布会!

在这里,首先,我要感谢二十多年来支持汉能的各界朋友,我要感谢国家和有关部门在关键时刻给予汉能的支持,特别感谢我的同事们,在过去一年多汉能最困难时刻的坚守。现在一路走来,很多感悟和体会。

今天,有许多朋友可能是第一次接触汉能,对汉能不太了解,社会上对汉能也有一些误解,在这儿,我想先把真实的汉能给各位朋友,特别是媒体界的朋友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很多人对我的创业很关心,今天我愿在此与大家分享。我大学毕业后,从我老师那儿借5万元人民币下海创业,已经二十多年了。总体来说,从1994年到现在,我们坚守,其实只干了一件事,即清洁能源。开始做小水电,到中型水电站,再到特大型水电站。二十多年来,我们抵住太多的诱惑,二十多年里,我们创造了中国民营企业两个比较有代表性的大事件:

第一件事,就是我们花了整整10个年头、8个整年,一锹土一锹土地,在海拔超过2000米的云南省金沙江建成了一个两期总装机为300万千瓦、总投资超过200亿元的金安桥水电站,高峰时期近1万人。

在座的各位,都知道葛洲坝。当时在七十年代初建那大坝,全国一片欢腾,当时这个事件写进了我们中小学的教科书,六十年代出生的人,我们都读了。此坝历时约17年,总装机270万千瓦,汉能要做一个比葛洲坝大10%的水电站。十五年前,2002年,那时我35岁,没有人相信我,全中国人都笑我,说我是一个疯子,有的说一定是骗国家项目的。有关部委主管能源的一位领导就直接说了:“汉能不可能自己建,是倒卖项目!”几个大国企一起来要汉能把项目交出来,给国企干,后来此事弄得很大,引起了中央领导的号:股市机会情报
  李河君在演讲中提及他要特别感谢国家和相关部门以及各界朋友在关键时刻给予汉能的支持,

今天,有许多朋友可能是第一次接触汉能,对汉能不太了解,社会上对汉能也有一些误解,在这儿,我想先把真实的汉能给各位朋友,特别是媒体界的朋友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很多人对我的创业很关心,今天我愿在此与大家分享,此坝历时约17年,总装机270万千瓦,汉能要做一个比葛洲坝大10%的水电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