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2016年,M1如何积起“堰塞湖” 盛松成:不少企业在持币观望

  ”

高速增长的M1已有成为“堰塞湖”的态势,怎么破?欧美等发达金融市场历史上跳出“流动性陷阱”的经验又有哪些可借?本期专题为您解读2016年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背后的货币现状!

上周五,据央行发布的金融统计数据显示,6月广义货币M2余额的同比增速与5月份几近持平,

与此同时,国有控股部分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却从2015年的%,大幅提高至今年上半年的%,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M1如何积起“堰塞湖” 盛松成:不少企业在持币观望》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活期存款收益并不高,企业为什么做出这样的选择?在第二天召开的2016中国资产管理年会上,盛松成给出了答案:不少企业存在持币待投资倾向。
  

“从M1和M2的货币剪刀差趋势来看,中国企业已经出现‘流动性陷阱’现象”。7月16日,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在一个论坛上做出了这样的表述。

实际上,从去年开始,学术界陆陆续续就已开始了有关于“流动性性陷阱”的分析和讨论。不过,从官方层面而言,盛松成的上述表述还是第一次。

如果算上此前一天的上半年金融数据发布会,这也是盛松成连续两天就M1高速增长及M1M2剪刀差的情况做出分析:企业持币待投资。大量货币流向企业,但是企业并没有找到合适的投资方向,于是把大量的钱留在活期存款账户上。

“大量”是多大?盛松成也给出了数据,“M1是M0+单位活期存款,其中主要是企业的活期存款。目前,M1已超过44万亿元,其中只有6万多亿元为M0。”

高速增长的M1已有成为“堰塞湖”的态势,怎么破?欧美等发达金融市场历史上跳出“流动性陷阱”的经验又有哪些可借?本期专题为您解读2016年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背后的货币现状!

上周五,据央行发布的金融统计数据显示,6月广义货币M2余额的同比增速与5月份几近持平。

值得注意的是,6月份,狭义货币M1余额的同比增速却仍继续上升,至%。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去年同期高个和个百分点。由此,M1与M2增速的剪刀差已经从去年10月份的个百分点,一路扩大到今年6月份的个百分点。

“这是我们20年来第一次出现,引起了我的重视。”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在当天的媒体吹风会上分析,M1增速持续上升的主要原因首先是企业活期存款大量增加。

活期存款收益并不高,企业为什么做出这样的选择?在第二天召开的2016中国资产管理年会上,盛松成给出了答案:不少企业存在持币待投资倾向。

同样是在上周五,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仅为%,比1~5月份回落个百分点,更是比去年同期下降了个百分点。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太和智库研究员张超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提醒,M1高企的最大风险是通胀,在缺少投资的情况下,这部分资金可以立即转化为流通货币。他建议,要消除风险,货币政策应尽早转向。

●民间投资与国有控股投资“剪刀差”同步出现

所谓狭义货币,是指社会流通货币总量,加上商业银行的所有活期存款。

在过去数年间,M1增速始终低于M2增速,然而从2015年10月开始,前者超过了后者,且直线上升,导致两者之间的剪刀差从去年10月的个百分点,一路扩大到今年6月份的个百分点。

张超提醒,M1与M2剪刀差扩大,显示投资不足,高企的M1可以瞬间转化为在市面上流通的货币,通胀的潜在风险非常高。

在15日召开的媒体吹风会上,盛松成表示,M1增速持续上升的主要原因首先是企业活期存款大量增加。

而企业活期存款之所以出现了如此大幅度增长,盛松成也分析称,一方面是由于定期存款与活期存款的息差缩窄,企业持有活期存款的机会成本降低,另一方面是因为不少企业存在持币待投资倾向。

值得注意的是,在M1与M2剪刀差不断扩大的同时,另一个剪刀差也随之出现。进入2016年,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在短短6个月的时间里,就从两位数跌到了%。

与此同时,国有控股部分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却从2015年的%,大幅提高至今年上半年的%。

民间与国有控股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之间的剪刀差,从2015年全年的个百分点,暴增至个百分点。

中国投资协会会长张汉亚认为,民间资本对于经济运行情况极为敏感,尤其是很多民营企业布局在产能过剩行业中。

在经济下行重压之下,民间资本不愿投资,持币观望是造成近期民间投资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

●稳健货币政策更考调控水平

7月16日,盛松成再次对M1与M2剪刀差扩大做出解释。他认为,大量的货币增加流向企业,但企业却找不到合适的投资方向。在定期、活期存款利息差缩小的情况下,企业选择了把钱留在活期存款账户上。

另一个数据则显示,今年上半年,新增人民币贷款万亿元,比2009年同期还要高出1614亿元,其中6月份企业贷款全面增加且超过去年同期。

中金公司固定收益研究部门认为,尽管企业资金宽松,但企业并没有加快支出,不少资金沉淀在银行活期存款,成为“死钱”,没有重新转化为M2,对经济正面作用也不大。盛松成将这种现象概括为“企业的流动性陷阱”。

尽管造成M1与M2剪刀差的主因是投资不足,但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的多数专家却认为,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并非拉动企业投资。

“现在千万不要‘强迫’民间资本投资,如果仍然投在过剩产能上,投进去的钱都打了水漂,将来问题更大。”申银万国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如是说。

张超也表示,在结构调整尚未完成的当下,要化解M1高企带来的风险,最关键的是货币政策转向紧缩,“转向越晚,M1中的企业活期存款越多,通胀风险也就越大。”

不过,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尽管政府没有采取货币刺激措施的动机,但是政府也不希望利用政策紧缩妨害目前温和的复苏形势,所以货币政策很可能继续保持中性。

盛松成认为,当前货币政策需要财政积极的响应。一方面,由于中国企业税负较高,减税降幅存在空间;另一方面,目前中国政府赤字率较低,可以适当增加政府债务发行,提高财政赤字率。

张超建议,在实施积极财政政策的同时,应严格限制财政资金投向盈利部门,将财政资金用在民生短板上,以求抚平经济周期。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M1如何积起“堰塞湖” 盛松成:不少企业在持币观望》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大量货币流向企业,但是企业并没有找到合适的投资方向,于是把大量的钱留在活期存款账户上,

值得注意的是,6月份,狭义货币M1余额的同比增速却仍继续上升,至%,

民间与国有控股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之间的剪刀差,从2015年全年的个百分点,暴增至个百分点,

另一个数据则显示,今年上半年,新增人民币贷款万亿元,比2009年同期还要高出1614亿元,其中6月份企业贷款全面增加且超过去年同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